您的位置: 延庆信息网 > 娱乐

艾未未第四个展览怂蛋到处都是

发布时间:2019-10-09 16:47:50

艾未未第四个展览:怂蛋到处都是

99艺术     艾未未在六月的第四个展览“挺事儿的”于19日在草场地305museum展出,展览共展示一天,从上午9点至下午5点,由艺术家赵赵担任策展人。

十几平米的空间展示了几件艾未未购藏的玉器,包括一个玉斧与从上面掏下来的一个iPhone的形质(玉斧的厚度刚好跟iPhone相近),一件商周时期的柄形器,一块中心有洞的大石头,以及两件玉石小件。早上的开幕现场,人气不减,在空间外还备有现做的早餐和香蕉。

艾未未认为在六月份的四个展览中,这是最学术的一个。“这是几个展览里最学术的,所谓学术性是说,它有脉络可循。甚至没有尽头的,不完全说的清楚,可以往前走。有些依据,也有一些空白。”

对于在六月份集中做四个个展,赵赵将其比作“组合拳”,艾未未说:“打拳,我最喜欢看就是组合拳,因为有时候就差一拳。哈哈。其实有的位置角度都挺好的,位置角度很难的。一个拳手一辈子在场上跳来跳去,我靠,挨了多少拳以后,刚好就凑到一组动作是合适的。我最后肯定是被打下擂台的人,被打的很惨。但是我不还在打嘛,就还可以假装打出一个组合拳之类的,每一个拳击的人,心里都想过这个事儿。我不是一个深思熟虑的人,我可以就一个事儿往下想下去,但也可以不是那么琢磨这事儿。”

而对于此次四个展览形成的“热点事件”,艾未未在与赵赵的对话中这样回应:“我呼呼啦啦在国外,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吧,我做了不少展览,做了太多展览了。很多人说,哦,这家伙他马的根本不懂什么叫艺术,做东西一塌糊涂的,用了一些别的理由做了一些不是艺术的展览。我觉得,这个说法还是挺有意思的,居然用别的方法也能做展览,这不是正我想做的一件事儿吗?而做的不是艺术,这也是我想做的一件事。因为我还是在做事儿嘛,工作量也不比那个艺术家要少,我觉得这事儿挺好。

当然后来就好像我就不能做展览了。其实,这个事也许从来就没出现过。从来没有权力明文禁止过我做一个展览,即使在我2011年刚出来以后,林冠画廊就给我做过一个有学生名单和葵花子的展览。没有任何问题。所以我觉得,很多恐惧并不一定是有鬼,是这些人本身就恐惧。很多人的懦弱,一定要说成有别人欺负他们,也未必。我觉得,可能本身他就是一个怂种。生活中见到很多,怂蛋到处都是,但是他们总是想把情形说的非常可怕。有没有可怕的时候?肯定是有,鬼一定是出现过的,但是,鬼也是有洁癖的,也不是谁都吃呀。比如我父亲那一代人,就是不允许他写了。但是,我还没有直接遇到这种问题,我的每次展览也都是在这儿做了以后运出去展览的,没有遇到过什么障碍。至少从我个人的经验上,不能够说我被明确的禁止过,当然,也在于我没有明确的尝试过。

我从来没有找过一个画廊,没有为这个事情焦虑过。因为我也可以做别的事嘛。我运气好。常青画廊很早时候说我们十周年展希望你来做,我随口答应了,答应了我也不知道该做什么,我还没这个要求。得确实很多东西是不能展的,在这个条件下,会视任何一种态度为挑战。”

此外,从去年尤伦斯的撤展事件到这次一个月内“组合拳”推出四个展览,艾未未的每次艺术行动都获得不少人的支持,也引来不少艺术家的争议。对国内艺术家对他的异议与距离,他这样回应:“我跟他们没太大距离吧,做了CAAW,又做黑皮书、白皮书,策划展览之类。如果有距离,因为很多人认为我是他们在西方成名的障碍?我不懂,他们不跟我探讨这个问题。他们总是在说,用各种方法说,西方媒体不应该太注意我。好像很难教别人什么事儿吧,就让它注意你不就完了?我也没有让他们注意我。我从来都跟他们说,你们应找别人说这些事儿,不要老找我,很麻烦。”

而据悉,这四个展览完成后,艾未未仍然不能停下来,他说如果武汉一个叫李文的朋友或者新疆什么人要给他做展览,他也可以继续做。

艾未未六月四个展览

艾未未

唐人当代艺术中心.常青画廊|6月6日-9月6日

艾未未个展“AB型”

魔金石空间|6月8日-8月9日

艾未未:彪

前波画廊|6月13日-8月31日

艾未未:挺事儿的

305museum|6月19日-6月19日

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如何乘车
广州建国医院要挂号费吗
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来院路线
广州建国医院有网上挂号
南京邦德骨科医院能不能用医保卡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