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延庆信息网 > 星座

台独刽子手的思想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05:41:00

  “台独刽子手”的思想

  台海4月5日独家专稿 台湾杂文作家、台海特约拟稿人宋东伦今日在台海撰文说,“台独”最近以“思想的刽子手”又发起政治运动,这就像台湾“戒严时代”的“向毒素思想总攻击”,大陆“文化大革命”时的“海瑞罢官”一样。

  台湾的“监察院”成了“中央调查部”的康生,动辄以“损害国家尊严,伤害人民感情”入人罪。“文建会”主委盛治仁与“文化资产保护会”主任王寿来就是海瑞。

  “台独”的前“交通部长”郭瑶祺,收了商人放在茶叶罐两万美金,竟然无罪,说是没对价关系,那陈水扁也可比照,无罪是必然的。但其他官员奉公守法,没违法失职,却被指不“谨慎勤勉”获罪。

  只要“台独”不满,伤害“独民”感情,“造成争端,引发冲突”,公务员就有违“服务法”的要“忠心努力、谨慎勤勉”,就得下台,那马英九不早该下台十遍了?

  台湾几乎没事没天不吵,像“二二八”,吵了二十年,政府还拨公帑给“台独”吵;“文建会”纪念辛亥一百年,怕“台独”说“建国是赞扬中华民国”,把“建国”拿掉,叫“精彩百年”,结果“台独”黄鼠狼拜年,说为何没“建国”?弄成了“文建会”父子骑驴;三月二十九日青年节,“台独”说是纪念“中国青年”,不是台湾,要改成台湾青年节,纪念“反中求独”的“台独”青年,反正什么事,慈湖谒灵、中正纪念堂、美国牛肉、ECFA……都是“损害国家尊严,伤害人民感情”,都是没“为人民服务”,都是没有以“阶级斗争为纲”,都是“反革命”,都是不“爱台湾”,都要批倒斗臭、纠举弹劾,打入“五七干校”。

  台湾最近吵得最大的是公务员可不可以3%打丙,三次丙就撤职,像“反右”时各单位要订出5%的右派一样。但这其实这是多虑,因为公务员做了这件事伤害一批人民感情,不做伤害另一批,反正“台独”总会被伤害,那几个来回,公务员全纠举惩戒光了,还有谁留下来打丙?

  “文建会”只是在台湾的“五七干校”“景美看守所”旧址办了些艺术展,“台独”的梁效、迟群就说它是肯定台湾的康生汪希苓,说它歌颂“制裁”作家江南。有个“台独”还说这是歌颂纳粹,在德国早关起来了。可是就没人问,为何崇奉汪希苓长官蒋介石的中正纪念堂还立在那里?

  马英九今年又去慈湖谒蒋灵,那施明德和他的“家后”陈嘉君,为何不去砸烂慈湖,只敢对景美的艺术展打砸抢?“监察院”为何不以“伤害人民感情”而纠举弹劾马英九,只敢捏软柿子王寿来?

  王寿来当过全台湾的模范公务员,还是“白色恐怖”的受扰者。他父亲是抗日的将领,在内战中被俘,隔年在牢中病死,王还是遗腹子,但因他父是被俘,姊姊又曾劝降父亲,故他家在台一直受到安全检查,不堪其扰。王寿来与柏杨和很多文化界人都是朋友,做公务员严谨认真,一直是甲优的评等,连申诫都没记过,却因这件极平常的公务被纠举。“台独”还查出他与马英九同学过,这下王更成了项庄舞剑的对象。

  “监委”还说纠举王等是其“行为”而非“思想”,是“争议艺术作品不当”,但这所谓的“当否”、“疑似”、“争议”、“表彰”、“言论”、“不可言喻”、“剥削感、不安感、不信赖感”、“未平衡”、“对照性”、“特殊性”的判定,即是做思想检查,若不是,那汪希苓可否说他制裁江南是因为他有出书的行为,而非思想?

  连“白色恐怖”,“景美看守所”最辉煌的时代,都没有人因不“谨慎勤勉”而入罪,一切还要依法,而今天,却可和尚打伞,还披着人权公义的袈纱。

  “监察院”成了最大最具像的“绿色恐怖”装置艺术和行动剧,它没经过比图招标,就粗暴的站上了“景美看守所”的大讲台,就像当年制裁者闯入江南家的车库一样。它以“忠心谨慎”之名打开了军事法庭的灯光,死寂的看守所又响起了脚镣磨地的声音。一个更严酷的思想检查在抹煞文艺创作,还是把马克吐温当马克思。它践踏人权公义,与以前一样,却打着“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”之名。

  它告诉我们,在那荒烟蔓草爬据的牢房中,还是禁锢着人们的心灵,“五七干校”的艺术展叫“墙外”,我们以为我们已在墙外,其实,还是被圈在墙内。

  艺术作品在墙内被践踏扼杀,但它的精神早已自由飞出了墙外;它被血斑污染,但洗不净的是那洒血的手。

东阳美食网
双鱼座
饮食养生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